2020年盘点花店花艺:绝地求生谋转型,静心沉淀做长远

网站首页    花店花艺    2020年盘点花店花艺:绝地求生谋转型,静心沉淀做长远

  2020年,疫情之下的整个社会经济,从年初的一片萧条,到下半年的缓步复苏,颇为不平静。作为“非刚需”行业的花店花艺从业者,回顾2020年,一定也是百感交集:有艰难挣扎,有绝地求生,有柳暗花明,也有信心满满。

小花店倒闭一片大花店花样转型

  从年初疫情暴发,一年中生意最火爆的情人节众多花店却颗粒无收;到5月份中国花协零售业分会公布调查报告:一千多家会员店普遍损失一半营业额,四成多花店资金难以支撑三个月。在艰难的上半年,小花店死伤大半。
  而那些开店多年,拥有丰富经营经验与稳定客户群的品牌花店,撑过了上半年的危险期,随着母亲节的生意复苏,获得了更多市场空间。新的形势和机遇,他们积极寻求转型,不再拘泥于过往的高端单一定位,而是做批发,研发复合产品、提质、降价,寻找一切可能让自己得以生存发展。
  为了让3月份复工后的花店迎来生意,也为了提振员工信心,大连鑫秀丽花艺咖啡放下多年高端花店的“架子”,直接做起批发。每日摆满店门外的鲜花绿植,最低十几元,最高几十元,利润不高却带来流水。最欣慰的是引流客源,成功带动了咖啡西餐和高端花礼的销售。谁能想到,刚刚复工,这家营业二十多年的老牌花店,已然实现了日流水5000元左右的营业额。广东中山的幸福工坊、上海的B·J flowers&garden宝江花卉,都是品牌老花店做“下沉式”经营,用鲜花超市实现了复工后的迅速回暖。幸福花坊还推出优质进口鲜花搭配组合盆栽的新产品,花期长,养护简单,非常受顾客欢迎。
  在成都,经营了三年多的DORMAS GARDEN是家定位中高端的品牌花店。“或许是因为周围花店的逐渐缺失,我们的新顾客反而比之前更多,这让我们想办法提供更丰富的服务,留住这些新顾客。”创始人多妈说。花店在年初增加了茶饮和咖啡的附加服务,夏天又增加了冰粉,“通过高频次的餐饮消费带动低频次的鲜花消费”。多妈说。
  身处疫情中心的湖北燕子花店,母亲节之前几乎没有营业,看到周边的小花店都关门了,因为自己的店没有房租,加上经营经验丰富得以幸存。为了提升营业额,花店推出了家居装饰品、切枝冬青、盆栽冬青、仿真绢花等产品,效果都不错。
  开在深圳东莞的花友团也是家品牌花店,上半年经历了营业额下降50%的艰难后,努力打拼,营业额缓步回升,终于在6月份开始实现了业绩与去年持平。然而“因为周边小花店倒闭很多,我们在东莞的市场占有率反而提升了。”创始人万万说。
  老花店具有应变能力强的优势,万万今年开发了鲜花加礼品的系列产品,并推出式样新颖的永生花产品。“我们的产品变得更加方便打包,方便运输,所以现在我们的鲜花礼品卖得更远了。”
  此外,提升鲜花品质,降低花礼价格,也是品牌花店采取的有效措施之一。京城六朵花店开在写字楼,是定位白领消费的高端花店。创始人孟雅丽明显感觉到今年受疫情影响,花店零售出现震荡,消费降级。“正常来讲,我们店的最低消费是300元以上,充值门槛也较高。今年我们向下调整了价格,降低了门槛消费,让价格有了吸引力,销售时会有意地引导,节日产品设计上也开放了多重设计,尽可能让有购买计划的人能够买到心仪且合乎预算的花礼。”孟雅丽说。
  为了提升鲜花品质,应对新兴社区团购的低价竞争,花友团的万万做出了一个重大调整———远赴昆明,和国内有名的玫瑰生产基地合作,建立自己的打包车间,同时开辟国外进口鲜花渠道,寻求更高的鲜花品质与性价比。上海抱水也是同样思路,以不断增加高品质花材的使用比例,不断提升花礼设计水平,进一步巩固既定客群。
  在花礼设计上,暂时放弃叶材和线条的使用,而用大体量的花充分彰显价值感,让顾客感觉物超所值,是很多品牌花店新的设计追求。
  “零售额下降主要是因为疫情改变了一部分人的消费习惯,他们开始追求去过度化消费;此外,各类鲜花电商平台、大量品牌花商及农户的直播带货直接影响了门面流量。”武汉花森里小森说。与此同时,商业活动、婚礼宴会及花艺培训销售在花店的占比却明显上升。
  在小而精的花森里,从4月初武汉解封,各行各业积极复工,就开始接到重新开业复工及品牌促销的商业活动订单;同样,上半年因为疫情取消的婚宴活动大部分集中转移到了下半年,8月到10月的婚宴订单较去年更多。因此花店增加了气球派对业务。疫情之下,像这样将商业花艺打造成主打优势的新锐花店不断增多。

线上卖花全面启动生意复苏看好“春节”

  疫情之下,既然大家无法出门,线上购物就成为主流。有些花店原本就以线上为主,于是开始加强线上品牌建设;有的花店则积极转型,将原本并不重视的线上经营列为主业。
  上海抱水从两年前开业之初,就把线上经营作为获客的重要渠道,精美的图片、故事性强的花礼文字,都让它在大众点评上脱颖而出。疫情之下,通过产品和服务的不断完善提升口碑,让它的整体营业额甚至超过了去年;同样,西安“植物学家的女儿”也是疫情之下的幸运儿,因为开在商场,拥有客流量的优势,她会尽量让每一位进店的客人添加微信,很快拥有了5个微信群,作为开业8年信誉良好的花店,即便疫情之下订单也只增不减。
  上海先锋花店LaModa,在年初也经历了艰难的挣扎,黄金地段的高昂房租让创始人耿睿珵压力山大。然而就在4月份,他以自己开发的平台做直播,对高端客户一对一讲解商业插花与家庭插花,成功地激活了花店销售;北京六朵开启了社群营销,传播知识性科普短视频,志在培养客户在植物、花卉方面的求知欲和好奇心,激发购买欲;此外,线上外卖平台的开放,吸引了众多新客户;花森里今年开始在小红书上分享一些花艺制作的视频和运营干货,并运营一个公众号;花友团不仅建立了抖音号,也开启了美团外卖,增加了线上商城的采购平台,特别是每天开通的现场直播教学,更是为自己积累了私域流量。
  因为积极在产品和经营模式上转型,全国各地的品牌花店总体业绩在下半年稳步复苏,因此也普遍看好即将到来的春节市场。湖北燕子花店计划购进一批耐寒且高端的盆栽花,大花蕙兰、冬青、南非的帝王、公主都是备选。
  孟雅丽认为,明年的年宵花销售很可能是新年的第一个生意高峰,年宵花的形式和风格要多样化,在价位设计上也要更加丰富;幸福工坊计划主推中高价位产品,提前锁定VIP客户。而新颖、别出心裁的设计,力争出爆品,也是众多品牌花店的努力方向。

花艺教学形势严峻线上教学全面开花

  花艺教学今年面临着比花店业更严峻的形势。因为花艺教学的特殊性,很多花艺老师在年初都说,没有线下面对面的指导,没法完成教学。但是聚集性活动在疫情之下全面叫停,导致很多花校和花艺教室一下子面临长达半年不开张的困境。线上花艺直播、花艺课件销售,就在这种形势下成为行业的大趋势。
  疫情之下,以国际名师为主的教育机构受到强烈冲击,其中不乏欧美和新加坡、日本的花艺名师。拿北京佩华花艺学院来说,线下停课长达8个半月,营收不足往年的十分之一。从3月份开始,学校着手制定线上教学计划,包括录播课、直播课及日常直播互动计划。购买了小鹅通线上平台,并在花生馅和抖音平台建立了直播账号。7月,学校开设了线上小班课“架构与材质设计”,由高炎发老师在新加坡授课,通过微信群里直接答疑或点评作品。
  同样,因为原先邀约的外教老师无法来华,学生出行也不方便,花艺在线今年的线下课程全面取消,线下收入几乎为零。创始人崔玉龙迅速调整思路,一方面维护老学员,主动为2020年度的视频年卡学员延期一年,赠课回馈;另一方面通过抖音、视频号等积极拓展新增会员,通过几个流量产品如《花艺手绘训练营》等,新增消费用户近4000人。今年新开发的线上课程销售业绩相当不错。
  台湾老师也完全停止了来祖国大陆授课。池坊花道名师余仲骐,在台湾等待了长达半年的时间,最终决定开发池坊花道线上课,并得到了池坊总部的大力支持,获得了证书的授权。开发池坊自由花、生花系列线上课程以来,5个月时间已经吸引了近300名学员。
  余仲骐介绍,池坊总部到各层部门,都支持线上教学的展开,很多日本的教授名师也都开始录制线上课程,在他看来,线下和线上教学今后会在很长时间内并存发展。
  深圳芳华花艺学院因为疫情的影响,停了将近半年的课程。2月份时,院长白书芳决定将以往的收费视频全部开放,免费让大家学习。同时录制了一些新的视频课程,以缓解资金压力;东方自然风花校创始人倪志翔在疫情之下发力做抖音,几个月吸粉100多万,成功地渡过困境;浙江吴越流花道,停课4个月,而两年前在浙江省高校的线上教学,在今年疫情期间不期然火了,每月两次的淘宝线上教学,转化率非常高;苏州壹菲花校年初停课一个月,坚持每天做抖音直播,吸粉近7万人,很好地储备了潜在学员。学校还增加了线上课,并推行网课会员终身制,效果不错。

花艺融合东西文化生活插花大势所趋

  因为疫情影响,人们在家里修身养性的需求增多了,所以生活化的花艺和东方插花展现了良好的市场前景。同时,或许是因为隔绝了外教老师,更多的西式花艺老师创作出非常好的东西方融合花艺。随着疫情在全球防控的常态化,这两种花艺趋势还将更加明显。
  崔玉龙认为,今后,更加生活化的花艺设计,东西方设计理念融合的风格,以及画面感更强、视觉冲击力更震撼的大型装置作品将成为流行;余仲骐看到,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入到花艺和相关产业中,插花不仅可以修身养性,也可能变成一个工作或者副业,这个商机一定会让它的队伍壮大。
  在白书芳看来,今年人们对东方花艺的认知和需求提升,市场明显扩大,因此花艺设计中加入东方元素的作品也会受追捧。鹿石校长姜卓群也谈到,今年的疫情加剧了国潮复兴的力量,文化自信成为今年中国设计主流指导方向,新的设计走向会大幅向东西方融合的设计倾斜———有中国文化精髓的内在传承,又兼顾视觉与商业的外在表现。
  吴越流花道创始人吴龙高认为,花艺是引导人们健康生活方式的良好载体,它慢慢会融入家庭生活。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追求“琴棋书画诗酒花茶”的高雅情趣,传统插花、居室插花、趣味插花、果蔬插花也将成为新的花艺潮流。

2021年4月1日 10:31
浏览量:0